第一女人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暧昧情感 > 桃色恋情 > 正文 > 手机版

自杀干预(1)

发表时间:2009年5月12日  来源:第一女人网
 去了北京自杀干预中心,在热线电话间外面听密集的电话铃声想起,以及接电话的服务人员此起彼伏的声音,终于明白电话为什么总是占线……

    向接受采访的王医生说起采访的事由——五月频繁的大学生自杀事件。他皱了下眉头:“大家都说在校大学生心理脆弱,其实数据证明这个群体的心理素质并不比其他的同龄群体差,只是因为他们是大学生,媒体和社会都比较关注罢了。”

    我们的采访几乎一直在这样的辩论中进行,选题的思路、常人对于自杀的理解、……等等等

     原本是想听很多的关于绝望的自杀者的故事,在这里将给读者听,让大家在遇到想不开的时候会觉得其实没有什么。但是王医生说:“如果我们的接线员开口就像你这样说,打进电话来的人就都完了。”顿了一下,他说“其实很多打进电话来的人真的都是遇到了极大的困难,比如说家里徒生变故,事业上又遭受致命打击,……这样的情形,也许你我遇到了也都是完全没有办法承受的。如果你跟他说,其实没有什么,他会觉得你在歧视他,从而根本就不会向你开口。”

    实际上每一个“自杀干预”热线的工作人员都接受了很详细的专业培训,以及沟通指导。而且每一次通话都是录下来,要进行分析的。劝导是否得体,引导是否得当,都经过无数的锤炼。这样才能凭借一根细细的电话线挽留住话筒另外一头细若游丝的求生信念。

    “您不觉得,求死也是人的一种权力么?”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了这位以干预自杀为职业的医生。“理论上说是这样,但是从我们挽救的自杀者来看,绝大多数的人事后都是后悔的,会很庆幸自己没有死成。因为很多自杀的行为都是在一时的刺激下,做出的过度反应,而不是你刚才说过的经过慎重思考的求死。很多农村的夫妻吵架,吵急了抓起家里的农药就喝,其实如果你要他走出去去合作社买农药,也许在路上他就想明白了。如果没有抑郁症等特殊原因,自杀往往都是冲动的。”

    “那面对一个万念俱灰的人你们通常会怎么说呢?”我问。“首先我们的工作人员会对他们的选择做出理解,然后和她们一起分析这个问题。我们认为自杀是因为自杀者认为自身的资源无法解决目前的难题,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和她一起分析问题,想想是不是还有他没有意识到的解决办法。选择用死来解脱的人,通常思路会比较乱,我们要冷静的帮他理清楚。我们会告诉他,死是一种可行的解脱方法,但是你选择了这个方法以后,就没有机会用别的方案了……通常,求助者都会在理清思路后继续生活。”

    “但是国内的自杀干预,或者是自杀救治还有一些改进的空间,比如在国外,自杀未遂者在生理抢救后还会得到心理的辅导,这样就可以有效的避免他再次轻生。而我们在这些方面开展的还不够好。”

    谈话间,一个消瘦的“老外”刚好过来找王医生要一些资料,然后又匆匆的走了。“他就是加拿大的一个专家,来中国和我们一起进行自杀群的研究和分析的。在国外,对于自杀的分析和研究已经开展了很多年了。不过从我们中心创办至今,拨打自杀干预热线的人每年都在成几何数字增长。而被成功干预人群也在成显著的上升趋势。这说明越来越多的人,会在自杀前选择求助,我们认为寻求帮助而不是独自面对,才是真正的强者的表现。”

    走出自杀干预中心的时候,天空中开始下点小雨。身后的线控仪器上的小灯还在密集的闪着。在热线的那段,应该正有一个苍白的心开始恢复吧。一只流浪猫从有些暗的走廊里闪过,人说猫有九命,坚强的人应该也在命运的颠簸中成长起来……

【发表评论】(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
最新资讯
女人图库
视觉冲击
头条资讯
精美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