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女人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暧昧情感 > 婚姻生活 > 正文 > 手机版

性无能的丈夫竟迷上药丸(1)

发表时间:2011年11月11日  来源:第一女人网
导读:不久,我因公出差了半个多月。人们都说“小别胜新婚”,回家的那天晚上,国良显得特别有兴致,令我吃惊的是,他那次竟然做了十几分钟。激情退去之后,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就问国良怎么回事。国良开始笑而不答,我再三追问,他才告诉我。

  齐娅相貌平常,自然卷曲的头发束起一部分,另一部分披散在肩上,弱化了脸部的棱角;她说话的声音很柔和,也很爱笑,几乎每说几句话就要笑,透着不好意思,也透出一种说不出的幸福味道。

  现在的齐娅很幸福,第二任丈夫对她疼爱有加,处处为她着想,在她下岗后再就业的过程中,也给予了全方位的理解和支持。更重要的是,他给了齐娅一个女人本应享有的幸福。

  少女的时候,齐娅喜欢过一个男生,但是在那个父母习惯干涉儿女婚姻的年代,她的初恋还没来得及开花,就夭折了。

性无能的丈夫竟迷上药丸

  我出生在上个世纪60年代一个很普通的家庭,但是家教比较严。从小我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很正统的,尤其女孩子,要稳重、本分、贤淑,还要“规矩”。我从小就听话,从来不给大人惹麻烦,再说,我妈在家里比较厉害,她说的话我也不敢反驳。

  十几岁的时候,我偷偷喜欢上了一个男生,叫小军。从小学到初中我们俩都在一个班,不知道这样算不算青梅竹马?我们经常在一起出板报、安排学习小组的活动。他学习好、画画好、唱歌好,各方面都好,要求上进,人也正直。只要和他在一起我就特别开心,学习也有劲头。但是,这种心思只能是偷偷的,要小心掩饰,因为在那个年代,“早恋”可是件丢人的事,被老师和家长发现了可不得了。

  上高中的时候,我和小军考进了同一所学校,但我在快班他在慢班。一想到以后不能每天见到他了我就受不了,竟然找到老师,主动要求上慢班,就这样,我们又在一个班了。那年我们都 16岁。

  将近10年的同班同学了,小军也感觉到了我对他的好感,经常向我借书、借作业本,找借口和我在一起,放了学也故意等着我,在我身后两三米远的地方跟着,我们装作彼此不认识,但听着他的脚步声,我就忍不住在心里笑。

  在这种隐秘的快乐中,我们高中毕业了。小军直接顶替他爸爸上了班,我则成了一家大型企业的代培生。有一天,一个女同学把我们俩都约到她家,捅破了这一层窗户纸,我和小军才正式交往起来。所谓“交往”,就是各自找个借口从家里溜出来,在高中学校的操场边上,隔着一棵树背对背坐着,东一句西一句地说话,那时候谈恋爱都不敢公开,连碰碰手指头都不敢。何况,我们还不知道家里人的态度。

【发表评论】(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
最新资讯
女人图库
视觉冲击
头条资讯
精美欣赏